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贊助VIP
登入 立即註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無極限論壇 茶訊魚訊論壇-樓鳳、個工、外送茶、尋花問柳、夜遊討論

搜索
 

查看: 145 | 回復: 0

chow1987
發表於: 2018-10-11 17:49:4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叫張裕,22歲,在徐州一所大學讀書,土木工程專業,也就是傳說中的
和尚廟專業,中等個子,但是比較瘦。雖然如此,我的性欲非常強,常常逃課在
宿舍看A片打遊戲,對熟女,尤其是絲襪熟女有一種狂熱的向往,但是現實中,
尤其是在學校裏,又有什麼機會能夠遇到這樣的熟女呢?

  由于長相還算清秀,所以在學校找了一個學妹女朋友,但是她根本無法滿足
我澎湃的性欲,所以黃片和打飛機是我必不可少的每日活動。

  真盼望能有一個絲襪熟女走近我的生活,能讓我揉搓她的絲光大屁股,親吻
那張濃妝豔抹的老臉,舔著臭烘烘的絲襪腳丫,操著她不要臉的泥濘的騷逼,在
子宮裏射精!

  沒想到,機會就這樣到來了。

  從深圳到徐州沒有高鐵,隻有比較慢的動車,需要15個小時的車程,在車
上早就煩透了。時不時有幾個絲襪美女從身邊走過,我都會盯著她們的絲襪腿視
奸,直到美女發現我充滿淫欲的雙眼,才及時把目光移開。

  車到廈門,下了不少人,也上了不少人,原本昏昏欲睡的我,被吵吵鬧鬧的
旅客弄醒了,上來一小部分有姿色的,但都沒有坐在我周圍,心中十分失望。

  就在這時,她出現了。

  隻見一個大光頭,目光遲鈍愚蠢,塊頭不小,帶著大金鏈子,走在前面,一
看就是一個暴發戶。他身後的女人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隻見她留著一頭酒紅色的齊耳短發,上身穿了一件咖啡色的貂皮,裏面一件
黑色緊身打底衫,下面是黑色的超短皮裙,腿上肉色亮絲襪,最刺激的是,她還
穿了一雙黑色的中筒棉襪,腳上一雙黑色的平底鞋!

  我看她的年紀,大概已經快五十歲了,老臉上濃妝豔抹,擦了一層厚厚的白
粉,嘴唇上是發亮的唇彩,也帶著大金鏈子,手上兩個巨大的金戒指和一個翡翠
戒指,身高和我差不多,豐滿肥熟。

  就這麼一個老女人,居然穿著少女穿的黑色中筒棉襪和平底鞋,上半身的暴
發戶的銅臭味和下半身的少女絲襪、棉襪、平底鞋組合,形成了巨大的視覺沖擊,
我幾乎一下子就呼吸困難,面色發紅,雞巴硬挺,最重要的是,我居然不敢看她
了!

  車廂裏亂亂哄哄,我目光躲閃,她隨後走過我身邊,我低著頭,那肉色的絲
光和黑色棉襪形成的巨大刺激,讓我險些崩潰摸上去,幸好最後一刻控制住了。

  但是讓我非常驚奇的是,她居然坐在了我右後方的座位上,我坐在過道旁,
她就在我後面一排側後方靠近過道的座位坐著,我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開始我不敢看她,隻能安靜地坐著,車平穩開啓,大家也都安靜了,我開始
按耐不住,抓耳撓腮。

  于是,我向後看了一眼。

  這個騷熟女在吃橘子,非常粗魯地剝開橘子往嘴裏塞,翹著二郎腿,絲襪腿
在窗外的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而他老公則直接睡著了。

  我不敢看太久,立馬轉過頭。但是那一幕幕刺激的畫面還是讓我無法忍受。

  于是我又大膽地向後瞥了一眼,這次她發現了我的目光,也看了我一眼,我
極度緊張,趕快轉過頭去,平複一下緊張的心情。

  真是邪門了,之前看到這樣的美女,我都是大膽地視奸,直到美女對我報以
鄙視的目光。今天這是怎麼了?

  于是,我心裏下定決心,再次回頭。

  絲襪騷熟女已經吃完橘子了,在玩手機,可能是什麼遊戲,她此刻已經收起
了小桌闆,兩條浪腿在我面前完全展現,老臉和黑棉襪平底鞋的沖擊,讓我面紅
耳赤,但是我還是堅持看她。

  可能看了有二十秒,她也覺得不舒服,就擡起眼睛,我開始想躲閃,但是心
理一定,不行,一定要將我蓬勃的欲望表達給她,萬一有戲呢?

  于是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我都能感覺出來額頭的汗和眼中噴出的欲火。

  她感受到了我噴火的雙眼,目光躲閃開了,但是發現我一直盯著她看,她不
好意思起來,也時不時瞥一眼我,我此刻雞巴真的是硬挺到了極點,身體向過道
傾斜,已經探出了半個身子。

  就在這個時候,乘務員來了,我趕忙做好,最讓我崩潰的是,乘務員停頓了
一下,看了看我,看了看那個絲襪騷熟女,然後迷茫地走了過去。

  我稍微消停了一下,玩了一會手機。

  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又按耐不住了,于是再次向後看去,她老公還是睡的像
死豬一樣,她也睡著了。

  那安靜的老臉,即使在睡覺的時候也是那麼騷浪,絲襪、棉襪和平底鞋交錯
在一起,那是欲望的頂點啊!

  我突然靈機一動,拿出手機,看了看周圍,基本上都睡覺了,于是我用手機
對著她瘋狂地拍照,無論是她的浪臉,還是她的絲襪腿,我還給她的雙腿來了個
特寫。

  然後,我起身,到了廁所裏,拿出手機裏面的照片,對著照片瘋狂地打飛機,
一邊是不是親吻手機屏幕,一邊瘋狂的擼著,最後精液射了一大灘。

  簡單收拾一下,沒有那麼難受了,回到座位,又看了一眼她,隨即心裏生出
一陣罪惡和惡心,一方面是覺得對不起女朋友,另一方面是覺得,這麼一個不要
臉的老騷貨居然把我勾引到這樣的程度,真是比較恥辱。

  我平複了一下心情,慢慢睡著了。

  大概睡了一個小時,心裏還是不踏實,睜開迷蒙的雙眼,我又向後面看去,
我驚奇地發現,她老公不在!而絲襪騷熟女居然脫掉了上衣,黑色緊身打底衣將
她巨大的奶子緊緊裹住充滿了欲望!我又繼續視奸她,心想怎麼將她徹底拔光,
隻留下絲襪、黑色棉襪和平底鞋,然後捧著她的大屁股瘋狂操幹!

  她看了我一眼,居然被過頭去了!

  這下把我急壞了!

  我看她在玩手機,我想會不會在玩附近的人。我立馬打開手機,打開附近的
人搜索,一無所獲。

  我急的抓耳撓腮,欲望再次澎湃起來。

  最後我喪失了理智,在手機裏輸入了一行字:你好美女,交個朋友,我的手
機號碼是:XXXXXXXXXXXXX。

  然後繼續視奸她,她偶爾扭過頭,我就把手機亮給她,奸淫她的心思已經昭
然若揭了。但是她極度厭惡地繼續扭過頭去。

  折騰了半個小時,她都沒正眼看過我。

  期間她老公來來往往幾次,都被我及時躲開了。看來他老公不願意坐在她旁
邊,經常在車廂連接處站著,一到站就下去抽煙。

  我最後實在是欲火焚身到無可複加的狀態了,決定鋌而走險。

  我找了一張小紙片,在上面寫下了相同的話。

  隨後我繼續視奸她,她一扭過頭來,我就展示給她小紙片,沒想到她更加厭
惡,直接坐在了裏面。

  我情急之下站了起來,走到她旁邊,將小紙片扔給了她。

  旁邊的人都起了警覺,但是她居然熟視無睹。我萬念俱灰,走到車廂連接處
等了一下,然後走了回來,發現小紙片還在她身邊沒有打開。

  于是我安心坐下了,等待著列車到站。

  車開到了溫州,停了一段時間,隨後車繼續開啓。

  突然,絲襪騷熟女的手機響了,她接了電話,裏面吵吵鬧鬧的。

  隻聽見騷熟女說:「什麼!居然錯過了車?我趕快給乘務員說。」聽口音,
是個東北女人。

  但是聽到電話那邊吵吵鬧鬧的。

  「那咋行!我趕快跟他們說。」

  聽到電話那邊好像說什麼不用了,在溫州留一晚上之類的。

  「那你明天趕車回來啊!」最後騷熟女說,然後掛了電話。隨即滿臉怒容。

  我心裏一陣激動,我看了看周圍,基本上都換了一遍,沒有老乘客了。

  要抓住最後的機會!

  我站了起來,大膽地坐在了她旁邊。

  絲襪騷熟女非常驚訝,小聲說:「你幹啥?」

  「美女,你太美了,交個朋友唄。」我故作淡定,小聲說。

  「你……」她吃驚道,居然滿面羞紅,我繼續雙眼噴火看著她。

  「走,我們去廁所交流一下感情唄。」我極度淫蕩地拋出了這一句。她應該
也是被驚到了,呆呆地看著我。

  時間仿佛凝固了,我都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聲,和身上彌散的凝固的香水味。

  最後,她不好意思地問了一句:「安全嗎?」

  我頓時激動萬分,一隻手忍不住抓住了她的絲襪腿,那種迷人的觸感讓我驚
呆了,整個人的感覺細胞都集中在了手上。

  而她沒有躲閃。

  「安全,我先去,你再去!」抓住機會!我信心滿滿地說。

  「嗯,你快去,別關門,我半分鍾後過去。」她說,然後將我的手拿開。

  我沖進了廁所,關好門,但是沒有鎖。

  那半分鍾真是度日如年的半分鍾啊!我真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各種想法充斥
在腦袋裏,是不是騙我,會不會報警,什麼情況?

  就在這時,廁所門被推開了,絲襪騷熟女一側身擠進廁所裏,鎖好門,站在
我面前,我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一把就抱緊了她,雙手穿過她的皮裙,直接摸
到了她的絲襪大屁股,隨即瘋狂地親吻她的臉。

  「你這個小色胚,小聲點。」絲襪騷熟女一把推開我。

  「姐姐,你太美了,我受不了。」我呆呆地看著她,雞巴已經把褲子完全撐
起來了。

  「急啥,俺還不知道你叫啥呢。」絲襪熟女略帶羞紅、略帶調戲地說。

  「我叫張裕,我已經憋了一路了!」我又一把把她緊緊抱住,捧著她的騷臉,
像發瘋一樣親吻了起來。

  絲襪騷熟女則一隻手伸到我的雞巴出一抓,嘴裏憋出一句話:「好硬!」

  我已經不能說是精蟲上腦了,應該說是精蟲灌腦。我解開褲帶,放出雞巴,
因爲我比較瘦,所以雞巴不算粗,但是很長,而且硬的像鋼筋棍。

  「這麼長……」絲襪騷熟女意味深長地看著我的雞巴。

  「哈哈,絕對幹死你!」我怒吼道,隨即將她翻過身趴在廁所牆上,將她的
皮裙一把拉到她的腰際,隨後將她的絲襪連同內褲拉下一點,留出交配的空間,
隨即我用手抓了一把她的騷逼,結果她身體一顫,淫水噴了出來。

  「真騷!水都噴成這樣了,還不早點讓我幹。」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說。

  「那不是俺老公還在車裏嘛!得住了還不打斷你的腿?」

  「我先操死你!」我又怒吼一聲,準備提槍上陣。

  「別啊,帶套套。」騷熟女說。

  「幹騷熟女還需要套套嗎?直接開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操進了騷
熟女的陰道,由于熟女的騷逼比較松,而且經過了充分的潤滑,我的雞巴毫不費
力地直抵子宮口,我們兩個都是渾身一陣抽搐。

  「你個小王八糕子,居然直接進來了!不過真的好長!」騷熟女說。

  由于我們兩個身高差不多,後入的姿勢十分舒服。

  「騷熟女,你的騷逼好熱!好濕!」我不禁驚歎,我們兩個保持後入的姿勢
二十秒鍾,在我適應了騷熟女的騷逼之後,開始老實不客氣地瘋狂操幹起來。

  「不要,小張,慢點,不要上來就這麼快。」被我急風驟雨的操幹,騷熟女
不禁無法忍受,叫了起來。

  「哦哦哦,操死你,操死你!我才不管那麼多,你這個騷貨,就是要被操死!」
我縱情地說著無恥的話,騷熟女聽到我的這些話,居然陰道一緊,噴出了淫水。

  「你個騷貨,我操死你,你還噴水!」說著,我讓她的腰彎的更低,雙手緊
緊扶著便池前的把手,然後拱腰繼續大力操幹起來。

  「你個小兔崽子,居然敢調戲老娘!」說著她像撅屁股夾我的雞巴,但是隨
即就被我一陣疾風驟雨的操幹頂了回去。

  「就是要操死你,操死你!和你交配,把你交配死!」我讓她被過頭,然後
對著她的老嘴一陣狂舔亂咬,絲毫不顧忌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少年的性欲就像大壩的水,一旦開一個小口,就直接決堤!

  一遍瘋狂地操幹,一邊看著鏡子裏面狂吻的我們。隻見一個清秀瘦削的少年,
抱著一個豐滿肥熟又淫蕩的熟女,上面親嘴,下面操逼,少年的腰部像裝了小馬
達一樣,猛烈沖擊著熟女的絲襪大屁股,而穿著不要臉的肉色絲襪、黑色棉襪和
黑色平底鞋的蕩婦,靠著豐滿的雙腿勉強支撐,上面被幹出口水,直接被少年吃
到嘴裏,下面被幹出淫水,直接被少年的雞巴頂回去。

  「騷貨,我問你,我問你!」我一遍分離操幹,一遍問道。

  「小鼈孫快說!」騷熟女已經被幹的頭暈眼花了,隻想瘋狂地接受我的操幹。

  「你爲啥穿肉色絲襪!」我問道,順便拍打了幾下她的絲襪大屁股。

  「天冷啊,光腿多冷啊,傻逼。」騷熟女也罵道。她一罵我更激動了,操幹
的力度更大了。

  「那你絲襪下面爲啥套個黑色棉襪!」我低頭看著這個老騷貨不要臉的穿著。

  「那不是棉襪,那是個腳套,直接套在腳腕上的。」

  「媽了個蛋!」我怒吼一聲,用力拉了一下她的腳套,果然,黑色棉質腳套
隻是套在腳腕和小腿上。

  「你居然穿小姑娘的腳套!不要臉!」我拔出雞巴,放下馬桶蓋,讓她坐在
馬桶蓋上。

  「幹啥!」我瘋狂的拔掉了她一直腳的鞋子。

  「平底鞋,你今年多大年紀!」我問罷,就一口咬住了她的絲襪腳,用力啃
起來。

  「輕點!疼!我今年48了。」

  「臥槽!48了!你還穿小姑娘的衣服!你是蕩婦嗎!」我繼續怒吼著將雞
巴插在她的騷逼中。

  這次,我不再說話,而是一遍分離和她泥濘的騷逼交配,一邊忘情地親舔啃
咬她的絲襪腳,捂了一天的肉色絲襪的味道就是最好的催情藥!

  她則一隻手扶著廁所的抓手,一隻手捂著嘴,生怕直接喊了出來。

  此刻我已經大汗淋漓,做著最後的沖刺!

  夢想中,一邊舔著絲襪熟女的絲襪腳,一邊操著絲襪熟女的騷逼,最後在陰
道裏射精,馬上就要實現了!

  經過十分鍾的操幹,騷熟女再也忍不住了,屁股狂扭,眼睛泛白,陰道一緊,
噴出了高潮的汁水,而我則奮力一挺腰部,精液全部噴進了她的子宮,伴隨著嘰
嘰咕咕地舔腳,讓這些可憐的小蝌蚪遊進了騷熟女將近50歲的子宮裏。

  「你他媽的還射進來了!」高潮之後,騷熟女略帶不快地說。

  「哈哈,交配嘛,肯定要內射的。」我無恥地說,順手把她拉了起來,她則
岔開雙腿,將騷逼的精液全部排在廁所裏。

  「啥交配!多難聽。」

  「你看我們見面第一次,就忍不住在廁所裏幹起來了。不是像動物一樣交配
嗎?」我遞給她一張紙巾,讓她好好擦擦騷逼,我也擦了擦雞巴。

  我們趕忙收拾好衣服。

  「你叫啥名字啊?」我問她。

  「劉豔萍。」她穿好鞋子,拉下黑色棉襪,整理了一下裙子。

  「那我就叫你萍姨!」我說。

  「我們出去吧,這麼久了。」她說。

  「嗯,萍姨這樣,你先出去,我再出去,然後我們拿了東西,找乘務員升艙,
我看商務坐沒人了。」我說。

  「去商務坐幹啥?」萍姨問。

  「繼續和你親熱啊!我買單。」我抱著萍姨親了起來。

  「好啦好了,聽你的,我趕快出去。」

  于是,我們魚貫而出,幸好門口沒有人。

  隨後我們拿了東西,找到乘務員。

  「你到哪一站啊?」我問萍姨。

  「我到無錫。」萍姨說。

  「那給我們升艙吧。」

  我替萍姨買了商務艙的票。

  隨後我們來到商務艙。果然沒有一個人,大家都在杭州下車了。

  我們等乘務員送好了飲料零食,我就幫萍姨把椅子放倒,讓她躺在椅子上,
然後我一下子鑽進了她的座位,和她躺在一起,右手穿過她的脖子,和她抱在一
起親嘴,左手不停地撫摸她的絲襪腿……

  「你這個壞小子!」萍姨嬌嗔道。

  「哈哈,萍姨,你一上車我就注意到你了。」我說。

  「嗯,我發現了,你個小兔崽子,當著我老公的面一直看我!」萍姨打了我
一下。

  「哈哈,那不是萍姨你穿的太浪了嗎?」我繼續時不時親吻她。

  「然後你這個小變態,還給我塞紙條!幸好我老公不在。」

  「紙條你看了沒?」我問。

  「看了一眼,不過老公在車上呢,你犯傻啊!」萍姨說。

  「反正我是孤注一擲了,今天一定要和你交配。」

  「難聽死了!壞死了!」萍姨說。

  「萍姨,你怎麼穿的像小姑娘一樣?」我問道。

  「唉……還不是我那個老公在外面有人了,找了個小姑娘。然後我也嘗試一
下唄!」

  「這樣啊!那萍姨你說,你老公會不會故意下的車,找他的小情人了?」我
問道。

  「肯定的!哼!就知道是這樣!」萍姨憤怒地說。

  「別生氣,這不是遇到我了嘛,你看這樣吧,我們一起在蘇州下車,然後到
蘇州找個酒店好好交配一下。」我揉搓著她的乳房,親吻她。

  「也行……也該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

  「我想親你的絲襪腳!」

  我翻身下座,脫掉她一雙平底鞋,捧著她的絲襪腳開始舔了起來。

  「你怎麼像個小狗一樣啊!」她戲謔道。

  「我就是你的大雞巴狗。」

  萍姨的腳是標準熟女的腳,有味道,還生有老繭,但是非常刺激,這救贖熟
女的腳丫子,我頓時在她的腳上留下了大量的口水。

  這時,乘務員突然進來了,我趕忙換成了幫她揉腳的狀態。

  但是我突然注意到這個乘務員我見過,難道是之前車廂裏那個嗎?

  隻見她面露驚奇,尤其是注意到熟女腳上的口水。

  于是,我偷偷跟過去,看到她和一個打掃衛生的乘務員聊了起來。

  「我的天啊,是真的啊!」

  「他們兩個?在廁所旁邊我就聽見了!在車上就做愛了!」

  「關鍵是,你知道嗎?我可以確定,那個老女人是有老公的!她之前坐在這
個男孩的後面,我就看出來他們兩個互相眉目傳情,居然是真的!」

  「對啊,我看到這個男孩子先進廁所了,然後那個老女人也進去了,半個小
時他們兩個才出來!」

  「剛才那個紙條你找到了嗎?」

  「你看看!」

  「我的天哪!在車上就約炮了!」

  我聽到一半,又回到了座位那裏,看到萍姨嫵媚的樣子,我又春心蕩漾起來。

  「我們繼續吧!」我說。

  「還去廁所?」

  「嗯!」

  于是我們兩個再次鑽到廁所裏,瘋狂的享受對方的身體,直到共同到達高潮。

  到達蘇州之後,我們找了一間情侶酒店,情侶酒店樓下正好有情趣內衣店,
我給她買了大量的絲襪,還有性感的高跟鞋。

  我們在情侶酒店連續做愛兩天,每次都是內射,吃飯用外賣,然後就剩下瘋
狂的交配,累了就睡覺。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兩天後,我們乘上了高鐵,蘇州距離無錫很近,所以我們抓緊時間,在廁所
裏再次交配。

  我們互相留了聯系方式,一周後,我正要和她約炮,她卻告訴我她懷孕了,
根據時間推算是我的。

  于是我慫恿她和老公離婚,最後,她帶著行李和財産,來到徐州。

  我們在徐州,正式登記結婚:

  張裕,劉豔萍,正式登記結婚!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