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贊助VIP
登入 立即註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無極限論壇 茶訊魚訊論壇-樓鳳、個工、外送茶、尋花問柳、夜遊討論

搜索
 

查看: 37 | 回復: 0

s010340
發表於: 2018-4-13 18:48:58 | 顯示全部樓層

  實驗輕巡的艙內試射(夕張)

96acd1ef2a233188dac1bf579c882572.jpg

PS:本文取材自隔壁棚的【今日的春來的真早】

  春天的東風拂過,將港灣裡平靜海面揚起了陣陣漣漪,也將桃花特有的淡淡清香給帶進了鎮守府。

  渡過了寒冷的嚴冬後,海風不再冷冽,使港灣多了幾分生氣,一些驅逐艦級的孩子也開始在周遭玩耍嬉戲,即使明鏡高懸,依舊玩得不亦樂呼,更別提某三水戰在這個時間情緒會有多激動了。

  而在工廠裡面,除了從不間斷的機械運轉聲及金鐵交鳴聲之外,罕見的有了人聲。

  「夕張……夕張……」在噪音不斷的工廠裡,我大聲喚道,一邊注意腳下的狀況,一邊在堆滿雜物的通道行進。

  「提督,你要找夕張的話在最裡面的房間喔。」聽見我的聲音而回應道的,是正忙著裝備升級的明石,手裡的焊接工具仍放著深藍的火光。

  「我知道了,謝謝妳,明石。」我向明石道謝後,繼續朝工廠深處前進。

  費了好一番功夫,我才在工廠的最深處,找到兩個像是工作室的房間,門口分別寫著「明石」和「夕張」。

  我敲了敲夕張的房門,喊道,「夕張,是我,妳在吧?」

  沒有回應……

  雖然這裡的噪音已經沒有明石那邊那麼大聲,但聲音還是會傳到這裡來,或許是因為這樣,夕張才聽不見我的聲音。

  「我要進來了喔。」基於禮貌,我還是喊了一聲,接著伸手轉動門把。

  進到房間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塊大大的製圖板,上頭放著做到一半的設計圖,一些機械零件和半成品被堆放在地板的大木箱裡,一旁的桌子上則是滿滿的雜物,除了板手、鐵鎚之類的工具外,還有設計用的規尺、鉛筆等文具,甚至還有幾個堆疊在一起,寫著「蕎麥」的杯麵碗,,幾個妖精在桌子上忙碌,試圖將桌面整理乾淨,不過現在看來,成效並不大。

  「呼呼」而房間的主人則在最裡面的床上發出平穩的呼吸聲,大概是連夜工作的關係吧,讓夕張累得可以無視工廠傳來的噪音,睡得如此香甜。

  「真是的」看著夕張睡得那麼香,我也不忍心叫醒她,而是默默的開始替夕張整理一團亂的房間。

  將工具類的東西放進腳邊的工具箱中,鉛筆之類的文具則確實的放回筆筒,然後找來垃圾袋,把房裡的垃圾全都收拾乾淨。

  工廠裡相當悶熱,讓我揮汗如雨,將身上的制服脫下後,我繼續勞動著,而一旁的妖精們則是指引著我,告訴我什麼能丟,什麼要留下。

  也不知道忙了多久,當我總算整理完,坐到夕張的床邊時,時間已經接近午夜了。

  「呼」即使我在房裡大手大腳的坐著掃除工作,夕張依舊像個睡美人一樣,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我看向躺在床上的夕張。灰綠的秀髮高高的束在腦後,卻因為仰睡的關係而變得有些凌亂,恬靜的睡相讓她本就漂亮的臉蛋變得更加惹人憐愛。身上的工作服只穿了一半,拉鍊停在腰際附近,露出穿在裡面的背心。小巧的酥胸被輕薄的背心包裹著,過短的背心則使纖細的腰肢暴露在空氣中。

  我伸手理了理夕張有些凌亂的髮絲,接著輕撫她嬌嫩的臉頰,血液卻不知不覺地往身體的「中心」聚集,某種情緒在我的腦中不斷蔓延,卻又不得不強迫自己壓下。

  (讓她好好休息吧)

  我甩甩頭,將想法拋開,一邊低頭準備輕吻夕張白淨的額頭時,夕張卻突然睜開雙眼,黃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著我,讓我不由得愣在當場。

  「呃夕張妳什麼時候醒的」我有些尷尬,支支吾吾地問道。

  「你開始替我整理房間那時。」夕張說道,一邊張開誘人的小嘴打了個呵欠。

  「那幹嘛裝睡?」

  「看你那麼認真地幫我打掃房間,我才繼續休息的嘛。」夕張理所當然地說道,一邊望向掛在牆上的時鐘,「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啊,得繼續開發裝備才行了。」

  說著,夕張推開我,準備繼續坐回製圖板前,卻被我攔了下來。

  「今天還是早點休息吧,妳應該也累了吧?」我拉住夕張纖細的手臂,將她拉回床邊,抬頭望著她的小臉說道。

  「怎麼了?一副要說晚安的樣子。」夕張問道,一邊朝床邊靠近幾步,讓我可以靠著她的纖腰,一邊伸手輕撫我的腦袋,像是在安撫孩子似的。

  「我希望妳可以好好休息,妳接連著好幾天都沒能好好睡上一覺吧?」我將下巴抵在夕張的肚子上,一邊看向她的臉,身上的香味順著鼻腔進入我的肺部,讓我有些迷醉。

  「下個月就是新的聯合作戰了,得趁這個時間多開發新裝備啊。」夕張露出苦笑,用哄孩子一般的語氣對我說道。

  「這樣妳的身體會搞壞的。」我有些不滿地回嘴,一邊伸手抱住夕張的腰,本就纖細的腰肢比起一個月前還要更加的消瘦,讓我一陣心疼,「妳看,妳又瘦一圈了,妳真的有好好吃飯嗎?」

  「當然有啊。」

  「少騙我了,明明只顧著吃杯麵。」

  別以為我沒看到剛才桌上放著一大疊杯麵空碗。我的表情將我的想法明確的表達出來,讓夕張只能無奈的露出苦笑。

  「好,是我錯了,我沒有好好吃飯,能原諒我嗎?」夕張坐到我的腿上,同時向我道歉,手臂環過我的脖子,使我的臉幾乎貼著她的胸口。

  我「哼」了一聲,表達不滿。

  「真是的」我有些鬧彆扭的態度,讓夕張笑了出來,小嘴湊上來輕吻了我後,將額頭靠在我的額頭上,鼻尖互相碰觸,一邊說道,「好啦,我休息就是了,別再生氣了。」

  「這還差不多。」

  「真是的,跟個孩子一樣」夕張露出笑容,一邊拉著我往床上躺去,接著伸出手輕撫我的臉頰,「提督,是不是該試著成熟點了呢?」

  「如果你總是這麼孩子氣的話,或許我也不得不放開你的手了。」夕張這麼說道,黃色的眸子裡流露出我看不太懂的神色,讓我胸口揪了一下。

  伸手抓住夕張的手臂,順勢翻起身子,將她壓在身下,輕咬著自己的嘴唇,直視著她的眼睛不停眨動,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往下掉。

  「真是的,我是開玩笑的。」見我一副快哭出來的委屈樣子,夕張伸手捧著我的臉,一字一句地說道,「你放心,我哪都不會去,會一直待在這裡的。」

  「嗯」我輕輕點頭。

  「你剛剛在想些什麼啊?」夕張笑道,似乎想緩和剛才有些凝重地氣氛。

  「沒什麼」被這麼一問,我反倒不好意思了起來,視線偏向一旁,臉頰傳來一絲熱度,夕張則是掩嘴輕笑了起來,「妳笑什麼啊?」

  「沒有啊,只是覺得這樣的提督很可愛罷了。」夕張說道,一邊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但不斷上揚的嘴角卻怎麼也藏不住,讓我不由得有些羞腦。

  「等會兒一定讓妳後悔」我忿忿地說道,一邊低頭吻向夕張的小嘴,舌頭探入深處,和夕張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過了一陣子,夕張輕輕推開我,臉頰微微泛紅,誘人的小嘴吐著甜美的吐息,「提督你太急躁了啦。」

  接著,夕張開始褪去身上的工作服。先將白皙的手臂從袖子中抽出,露出精緻的香肩,再將工作服褪至腰部,向我說道,「下面就讓提督幫我脫吧。」

  「嗯」我輕輕應聲。

  夕張微微挺起腰部,而我則伸手抓住工作服,繼續向下脫。工作服滑過臀部,使夕張的橫紋內褲暴露在空氣中,接著撫過大腿,將纖細的玉腿展露出來,讓我看得如癡如醉。

  「接下來要幹什麼呢?」夕張媚眼如絲的望著我,緋紅的臉頰將她現在的狀態一清二楚的傳達給我。

  我沒有回應夕張的問題,而是再度吻上了她,手穿進輕薄的背心,撫弄著嬌嫩著胸部和上頭的殷紅,另一隻手伸入內褲,撩撥著已然濕潤的小穴。夕張則是伸手摟住我的脖子,邊回應著我的吻,邊用空閒的手替我解開襯衫的扣子。

  「可以了嗎?」分開雙唇後,我輕聲問道。

  「嗯」夕張螓首輕點。

  得到夕張的首肯,我便伸手脫去夕張的內褲,接著拉下拉鍊,將肉棒在夕張的穴口摩擦了幾下後,便插了進去。

  「嗚」肉棒突入體內的瞬間,夕張發出有些苦悶的聲音,讓我不由得緊張了一下,腰部的動作也隨之停了下來。

  「會痛嗎?」我問道,一邊伸手撥弄著夕張下身挺立的蓓蕾,「是不是還不夠濕?」

  「沒事的嗚只是太久沒做了覺得有點漲」夕張說道,但小手卻是緊緊的抓著枕頭邊緣,「提督可以繼續動」

  「嗯」

  我也不點破,只是撩起夕張的背心,接著低下頭去含住嬌乳上頭的那抹殷紅,開始吸舔了起來。似乎是會癢的緣故,夕張的身體微微扭動。

  「嗚嗯」夕張緊閉雙唇,似乎在忍耐著,但從嘴角溢出的呻吟卻沒有被我聽漏,原本緊繃的嬌軀和小穴也逐漸地放鬆。

  確認夕張的身體已經沒有問題了,我才放開夕張的乳頭,重新開始挺動腰部,但沒有幾下,夕張又突然繃緊身體,美目緊閉,並輕咬著自己的下唇。從交合處不斷溢出的蜜液來看,似乎是達到了高潮。

  「去了?怎麼比前陣子快這麼多?」我有些驚訝的問道,卻沒有停下腰部的動作,挺立的肉棒依舊往夕張的體內持續發進。

  「哈啊還不是因為你都不陪我害我都有點嗯欲求不滿了..」

  「沒辦法啊,最近太忙了。」我解釋道,一邊伸手玩弄的夕張的乳頭,讓夕張不斷的扭動身體,「妳忙著開發裝備,我則忙著指揮作戰和一些日常任務,根本沒時間。」

  「都是嗯藉口嗚」

  「才不是藉口呢。」我反駁道,一邊開始加快挺動的速度,我的下腹撞擊著夕張洪水氾濫的下身,發出「啪啪啪」的悶響,「妳看,我這不是來陪妳了嗎?」

  「隨你辯解了嗚嗯」夕張語氣不善,但卻因為下身傳來的陣陣快感,使她的臉上完全看不出怒意,頭上的瀏海隨著腦袋的動作,不時左右搖晃著。

  儘管夕張表達著自己的不滿,但在我看來卻像是因為寂寞而在鬧彆扭,讓我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你笑什麼」見我臉上帶著笑意,夕張不悅的說道,一邊用粉拳輕槌了我的胸口。

  「沒什麼,只是覺得夕張今天特別可愛。」我也不在意,笑著說道,一邊低頭吻上她噘起的小嘴,並伸手和她十指交扣,讓夕張原有的些許不悅,轉瞬間煙消雲散。

  「嗯嗯」隨著腰部的挺動,夕張的鼻息也越來越急促,小穴深處逐漸縮緊,似乎又將迎來高潮。

  但我沒有就這麼結束的打算。

  暫時停下腰部的動作後,我抱住夕張,接著向後一躺,改為女上位的姿勢,在夕張還來不及驚呼的時候,我再度開始挺動。

  「啊等一下嗚頂得太深了」夕張說道,但小屁股卻是隨著我得挺動上下擺動,口是心非的可愛模樣讓我忍不住加大挺動的力度。

  「不要嗚嗯真的太深了慢點啊」這一次,夕張開口求饒了,扶著我胸口的手臂不斷的顫抖著,似乎快要失去力氣的樣子。

  「我剛剛說過,等等會讓妳後悔的。」我無視夕張的求饒,依照自己的意思,毫不留情的衝擊夕張嬌嫩的小穴,每一次的抽插都使得蜜液噴濺,很快的就將我的褲子和身下的被褥給弄濕了,「看妳還敢不敢笑我。」

  「真是的..嗯太孩子氣了」

  「要妳管。」我不悅的回嘴,一邊抓住夕張的纖腰,配合著抽插的速度向下壓,讓肉棒可以進到更深的地方。

  「啊不要腰快嗚麻掉了」夕張微張的小嘴吐出甜美的呻吟,情慾使漂亮的黃色眸子上蒙上一層霧氣,「提督想插到子宮裡對吧」

  「那還用說。」我一邊說著,一邊以行動表示,將肉棒狠狠地向上一頂,使夕張「啊」的一聲,發出高亢的呻吟。

  「又去了?我都還沒射呢。」

  「知道了馬上讓你射出來」我似是抱怨的聲音,讓夕張再度開始擺動小屁股,同時低下頭,輕舔我的乳頭。濕潤的小穴不斷吞吐我的肉棒,像是泡在溫水裡一般的舒暢,逐漸收緊的小穴則不斷刺激著肉棒前端,配合嘴上的服務,讓我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覺。

  「夕張我快要」被這麼上下夾攻,我很快的就瀕臨極限,開始喘著粗氣,挺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使夕張的身軀在我的挺動下不斷的起落。

  「啊沒關係就這樣射進來」夕張說道,嬌媚的聲音挑逗著我的神經、挑戰著我的理智,「嗯對著機關部來一發吧」

  「嗚」

  「嗚嗯嗯嗯嗯」

  夕張誘惑的話語,讓我終於忍耐不了,腰部猛然一挺,將積瓚了很久的精液全數射入夕張的體內。而在此同時,夕張也縮起了身子,雙手緊緊抓著我的肩膀,讓我痛得齜牙裂嘴,似乎也達到了高潮,小穴裡不斷的湧出蜜液,和我的精液混合在一起,使瀰漫著機油氣味的房間多了一股淫糜的味道。

  精液的射出持續了一小段時間,直到我的肉棒微微軟化,夕張的高潮也逐漸緩和下來後,我才「啵」的一聲,將肉棒抽出夕張的體內。

  但是,正當我準備找面紙擦拭我們的下身時,夕張卻突然拉住了我,接著低下頭,將沾滿體液的肉棒給塞入口中吸吮了起來。

  「嗚夕張好舒服」夕張的舌頭很細心地舔舐著前段,讓我不自覺的發出呻吟,軟化的肉棒也逐漸的挺立了起來。

  待肉棒完全回復元氣,夕張隨即放開肉棒,接著將我撲倒,將肉棒對準小穴後,逕自坐了下去。

  「還不准跑喔提督」夕張捧著我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道,「要把這兩星期沒做的部分補上才可以喔。」

  「咦?」聽夕張這麼一說,我的腦袋悄悄滴下一滴冷汗。

  「呵呵,這是你剛剛孩子氣的處罰。」我的反應,讓夕張輕笑出聲,伸手解開束在腦後的秀髮,讓灰綠的秀髮披散在肩膀上,「在滿足我之前,可不會放你走喔。」

  「等一下嗚」我還來不及求饒,夕張就開始擺動小屁股,同時吻上了我,讓我剩餘的話被嬌嫩的櫻唇給堵住了。

  接著,便是一陣翻雲覆雨,淫糜的肉體撞擊聲夾雜在工廠的機械聲中,讓人聽不真切。

  隔天早上

  「嗚」

  我掙扎的張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夕張的床上,一旁的夕張則是窩在我的臂彎裡睡得香甜,恬靜的睡臉帶著幸福和滿足的笑容。

  「真是的,還說我孩子氣呢嗚」看著夕張的睡臉,我忍不住喃喃道,但腰部傳來的酸楚卻讓我發出呻吟。

  「嗯提督你醒了啊,早安。」似乎是被我的聲音吵醒,夕張也跟著睜開惺忪睡眼,貓咪似的輕柔嗓音,讓我忍不住露出笑容。

  「早安夕張。」我輕吻夕張白淨的額頭,一邊道早安。

  接著,夕張撐起身子,蓋在身上的薄被便隨著她的動作滑落,露出潔白的嬌軀,上頭還有昨晚激情時,我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記。

  「嗚啊搞得一團亂啊」

  看著被我們兩人弄亂的房間,夕張發出驚呼,而工廠的妖精們則是很受不了的看了我們一眼,又繼續忙碌了起來,試圖將我們昨晚留下的殘局給收拾乾淨。

  「我們也幫忙收拾吧。」我說著,一邊撿起床邊的衣服,開始穿戴,「晚點還要去買給妖精們的謝禮呢。」

  「謝禮?」

  「讓人家這麼辛苦,多少要表示一下吧?」

  「原來如此。」夕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建議道,「那要不要買蜜瓜?」

  「那可不是給妳吃的啊」我有些無力地回應。

  雖然到最後,我還是順著夕張的意思,買了幾個她最喜歡的蜜瓜,還差點被她吃得沒有剩下。幸好我有事先收兩個起來,不然可能連給妖精們的份都不會剩下。

  「唉到底誰像小孩子啊」看著夕張吃蜜瓜吃得滿嘴都是,我忍不住苦笑。

  __________我是分隔線_________

  作者的話:各位紳士新年快樂,雖然已經過了幾天了,不過小弟還是帶來新年賀禮,「實驗輕巡的艙內試射」在這裡奉上,希望紳士們會喜歡。

  本來小弟可以在跨年當天發文的,可是寫完之後,發現夕張被小弟寫得太像鈴谷,因此砍掉重寫,才會拖到今天,讓期待的紳士們久等了,真的很抱歉(鞠躬

  在故事方面,由於時間因素,加上近期的主題幾乎都是長篇,因此選擇以短篇呈現,故篇幅較少,在此向喜歡夕張的紳士說聲抱歉。

  接下來,是kashiwaki紳士所點的潮醬的故事,在看過魔性之潮後,讓小弟對這個弱氣的孩子有了新的認識,因此在下一篇故事中,會和平時那個對自己有些沒自信的潮醬有些不同,希望紳士們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潮醬,那麼,就請各位紳士期待下一篇,「那年夏天,與妳犯下的錯誤(潮)」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